罗马EUR区的前世与今生

10月底,举世瞩目的二十国集团罗马峰会(2021 G20 Rome summit,2021.10.30/31)在意大利首都罗马落下帷幕。此次G20峰会的主会场位于罗马EUR区的“新罗马会议中心”(Roma Convention Center La Nuvola)。作为世界文明的瑰宝,罗马每年接待超过700万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与坐落着斗兽场、万神殿、特雷维喷泉(罗马许愿池)和圣·彼得大教堂等名胜古迹的罗马内城和梵蒂冈相比,举办此次峰会的EUR区就鲜为人知了。

上方为法西斯风格的EUR会议大楼,下方为举办此次G20峰会的新罗马会议中心。除标注外,均为作者供图。

如果你是意大利时尚的爱好者,就一定知道罗马著名时尚品牌芬迪(Fendi),其总部就位于EUR区。如果你钟情于意大利的现代建筑设计,你也一定会被EUR区气势宏伟的公共建筑和整齐对称的街道布局所吸引;而作为罗马的商务区,EUR是罗马唯一能看得到现代摩天大楼的地方。如果你对意大利和欧洲现代史感兴趣,查阅资料就会发现,EUR实际上是历史上一次从未举行的世界博览会的产物,其规划和建设与上个世纪20、30年代的意大利法西斯政权和“元首”墨索里尼直接相关联。

1922年10月28日,墨索里尼率领他的党徒和拥趸们“向罗马进军”,并迅速坐稳了意大利最高权力的座椅。高举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大旗的墨索里尼和法西斯党,时刻憧憬着有朝一日能在意大利重现昔日罗马帝国的光辉。一方面,法西斯意大利对外奉行帝国主义政策,明火执仗地对外出兵,攫取领土与资源;另一方面,墨索里尼盘算着如何打好文化与经济牌,提升、增强意大利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影响力。创办于1932年的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从一开始就得到了当时法西斯政府的大力支持,评委会最高奖的奖杯被命名为“墨索里尼杯”。1934年在意大利举办的世界杯足球赛也成为了墨索里尼的政治宣传的舞台,意大利球员被要求在开场和结束时行法西斯式的举手礼;而为了意大利队能在本土捧杯,来自“上面”的力量不惜影响和操纵比赛。

不过,这些还无法满足墨索里尼的胃口,他希望首都罗马能举办一次大型的世界盛会。1935年,罗马市总督朱塞佩·博戴(Giuseppe Bottai)向元首建议,在“进军罗马”20周年的1942年举办一届罗马世界博览会。这次盛会应被定义为一次“文明的奥林匹克”,除了展现意大利与各国展开经济、文化友好交流的意愿外,更可以借机向世界宣传意大利法西斯运动所取得的卓越成就。博戴的提议正中墨索里尼下怀,他很快下令组建“罗马世博会自治机构”,并任命具有企业家背景的参议院员维多里奥·齐尼(Vittorio Cini)为主席。此前,意大利的都灵和米兰也曾举办过世博会,而这次罗马世博会必须做到“前所未有”。齐尼决定将位于罗马城南约5公里的三泉地区(Tre Fontane)规划建设成为举办世博会的城市新区,“罗马世博会”的意大利语缩写EUR(Esposizione Universale Roma)就是EUR区名称的由来,世博会筹备计划也被命名为E42。起始于城内卡拉卡拉浴场遗址向南穿过EUR区,直达海滨小城奥斯提亚的快速主干道“帝国大道”(Via Imperiale)专门为世博会而修建,二战后更名为“哥伦布大道”(Via Cristoforo Colombo),全长27公里,如今仍是意大利全国所有城市内最长的一条道路。用当代法西斯史研究专家詹蒂莱教授(Emilio Gentile)的话说,“EUR就是一个新罗马,通过帝国大道与旧的罗马城相连接”。

就罗马城市发展本身而言,EUR也可以被视作其城市化过程中的一个特殊产物。1870年前的罗马面积狭小,城内古迹、教堂和花园遍布。1870年后,罗马成为统一后意大利民族国家的首都,经济迅速发展,人口暴增。1870年罗马约有21万,到1931年已接近100万,城市改造和扩展的要求迫切。从1873年开始,罗马市政府着手新的城市规划。经过1909年和1931年两次大规模的改建,罗马逐渐从一个“教宗和达官显贵的首都”发展成为了“国家和市民的首都”。对以“奥古斯都之子”自居的墨索里尼而言,未来的罗马将会把古典与现代结合在一起,成为新世界的中心,而EUR则是实现这个目标的重要一步。

1937年4月26日,墨索里尼来到未来的EUR区,亲手种下一棵地中海松,为世博会工程开工剪彩。对于当时的意大利建筑界来说,在政治上具有优先地位,资金上享有充分保障的EUR工程可谓千载难逢的良机。总负责人齐尼网罗了当时意大利建筑和城市规划领域一大批精英人士。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曾经主持罗马众多公共建筑改造,被墨索里尼盛赞为“国家第一建筑家”的设计师马切洛·皮亚琴蒂尼(Marcello Piacentini)的方案最终胜出,而他本人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工程的总设计师。而由帕格诺、皮齐纳托、维蒂、里布拉、米努齐、莫雷蒂、拉帕杜拉等人所组成的豪华团队可谓无出其右。这些建筑师们的设计基本属于意大利战后流行的现代理性主义风格,主张放弃复杂、奢华的装饰,让建筑适应现代社会生活所要求的简洁和明快。法西斯政权建立后,这种理性主义风格很快与法西斯思想相结合,促成了法西斯式公共建筑在全国的风靡。法西斯式建筑是法西斯政治理念的扩展和外现,其外表往往能让人们联想起古罗马建筑的雄姿,而现代建筑的简洁和实用同样必不可少,体现的是一种对于秩序、效率和国家至上等价值的追求。如今的罗马第一大学(Sapienza – Università di Roma)校区和马里奥山下的体育城(FocoItalico)就是这种建筑风格的遗存。

正是在这种原则的指导下,EUR区的规划极度讲求几何对称,规模宏大的广场、高耸的方尖碑、巨型雕塑、人工湖和喷泉等元素一应俱全,建筑物使用白色大理石和石灰石,从而在材料和色彩上延续古代风格。假如一群游客在1942年游览EUR区,沿着笔直而宽阔的帝国大道驱车南下,首先迎接他们的是位于大道两侧,如镜面般左右对称的INA和INPA大楼,他们可能会想起昨天游览梵蒂冈时所看到的圣彼得广场两侧的半圆形拱廊。

在导游的提示下,游客们开始欣赏位于横轴街道一端的EUR区标志性建筑“方形斗兽场”——意大利文明宫(Palazzo della Civiltà Italiana)。这座6层白色立方体大楼高50米,每个外立面整齐排布着54个拱门,形状与斗兽场的拱门十分相似。在建筑最高处,赫然雕刻着墨索里尼在演讲中对意大利的赞美:“一个由诗人、艺术家、英雄、圣人、思想家、科学家、水手和探险家所构成的民族”。在横轴街道的另一端则坐落着外形沉稳敦实,却更具现代感的会议大楼(Palazzo dei Congressi)。回到帝国大道继续向前,就来到了整个EUR区的核心区域——帝国广场:耸立在广场中央的是巨大而洁白的方尖碑,制作碑体的大理石来自著名的卡拉拉地区,方尖碑以意大利著名物理学家、法西斯主义的追随者古列尔莫·马可尼(Guglielmo Marconi)命名;广场由绿化带和放射状道路与围绕在四周的轴对称建筑相连,这些带有巨大拱廊的建筑是EUR的博物馆和剧院。帝国大道在三个方形人工湖和人造瀑布处分叉,来到此地的游客们立刻被一个顶天立地的彩虹状拱门所震撼,这个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庞然大物高度和跨度都达到了百米。这正是位于EUR南端、面向海滨的“海门”,这个乌托邦式的建筑由总设计师皮亚琴蒂尼亲自操刀。整个EUR区仿佛是古罗马城市的现代2.0版升级,漫步其中的游客又仿佛是在欣赏一幅立体的巨幅法西斯宣传海报。

所谓人算不如天算,罗马世博会计划由于二战的爆发而被搁置,EUR区的建设被迫停工。在战争中,EUR区先后被德军和盟军所占领,那些半成品建筑被征用作为军需品仓库、修理厂和兵营。与墨索里尼和法西斯政权一同覆灭的,是他们重现帝国首都荣光的千秋大梦。

不过,与希特勒永远停留在图纸和模型上的柏林改造计划相比,EUR是幸运的。从1950年开始,E42计划中的许多公共建筑陆续完工。随着罗马和意大利重新走上和平与发展的正轨,EUR从之前法西斯政府所筹划的展览会新城,逐渐发展成为了集行政、商务和住宅为一体的现代城市新区。1960年,罗马举办了第17届奥林匹克运动会,承办篮球比赛的EUR圆形体育馆仍然是由当年的总设计师皮亚琴蒂尼所设计,而地点恰恰是从未被建成的“海门”的所在地;击剑决赛的举办场地则是战后完工的会议大楼。现如今,EUR区不仅是众多政府部门和公共机构的所在地,还陆续进驻了许多国内、国际的知名企业,如意大利邮政、国家石油与天然气公司(Eni)、保洁、联合利华、微软、华为等。此外, EUR也是意大利的金融中心之一。2015年,意大利文明宫有了新主人,时尚品牌芬迪将总部迁入了这座集法西斯美学之大成的“方形斗兽场”。

与罗马2500年的历史相比,只有不到100年历史的EUR区显得微不足道,但其所包含的历史意义却并不单薄。EUR区诞生于意大利现代史上一个灰暗的时刻,是意大利人对复兴往昔帝国的执念和对现代化与进步的追求混合后的奇妙产物。二战后,EUR见证了意大利与罗马的政治转型、经济发展与社会变迁。无论是古城还是新区,从古代到现代,罗马这座“永恒之城”本身就是一座活着的博物馆,人类文明的每个时代都能在其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场所,也许这就是“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句古训的真正含义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