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三冠王诠释了瓜迪奥拉的足球美学

在这场以曼城大比分取胜的足总杯决赛结束后,镜头依然捕捉到了场边那位光头的主教练在对场上球员做得不足的地方作出指导。瓜迪奥拉对战术执行的无比执着,对球员纪律的公正严明,对球场的细节掌握得钜细靡遗。

即使在比赛进行的时候,当德布劳内非常自信地为曼城打进第三个进球,我们都说这场比赛已经被“杀死”,但其实追溯根源,沃特福德开场时的取态就已经注定英超“大黄蜂”在本场的艰难。比赛一开始,沃特福德就将整体阵型回撤到本方后场,而曼城则推到很高的位置。

沃特福德低位防守时采用4-5-1阵型,也可以说是压缩版的4-2-3-1,由于中场线与后卫线的距离很小,两名后腰可以随时向两线移动进行补位。我在上面所说沃特福德的取态注定会让他们打得艰苦,其实并非说主帅哈维·格拉西亚的战术布置有问题,而是以他们后防球员的能力,要摆大巴坚守住曼城锋线的碾压,是挺困难的。纵使沃特福德在深度防守时,阵型依然保持很清晰的层次,但内含深厚进攻艺术底蕴的瓜迪奥拉也并不是第一次遇见“摆大巴”。

摆大巴的“大黄蜂”也并非完全被动,至少主帅哈维·格拉西亚是有对曼城防守弱点进行研究,这体现在他将德乌洛费乌摆在箭头的位置,利用他的速度冲击曼城的边路薄弱位置。也许深度防守寻求快速反击的战术布置,是主帅面对阵容实力悬殊的无奈之下,所能作出的最为积极的取态。

两年前,拥有冠军级别的阵容,拥有新颖的战术思维,却始终得不到更衣室的支持以及无法对战术理念清晰地执行,带着强劲的冲冠势头却常常输掉关键比赛,瓜迪奥拉得不到球队与球迷的一致认可。

仅仅两年时间,瓜迪奥拉用破纪录的积分夺取联赛冠军,以及本土联赛三冠王回应了这些质疑。回顾过去,瓜迪奥拉能在巴塞罗那、拜仁慕尼黑和曼城站稳脚跟,依靠的不仅仅是能碾压对手的阵容实力,更在于他对战术的痴迷以及对足球哲学的完美追求。

瓜迪奥拉在2008年开始执教巴萨一线队时期,就为足球刻上了属于自己的烙印。在承继克鲁伊夫以及里杰卡尔德的技术流足球的同时,瓜迪奥拉将自己球员生涯末段于意大利习得的足球思想融入到战术之中,将“4号位”的风格与战术用途发挥到淋漓尽致,同时强调前场的节奏变换与瞬间的加速。瓜迪奥拉既让中场保持控球,又让前场球员在局部区域进行加速前插,全方位的进攻往往让对手在奔跑中体能耗尽,斗志不足的球队更是容易被大比分击败。

进攻端无孔不入,瓜迪奥拉的防守理念也让对手害怕。要求“6秒抢回皮球”的指令以及将重视距离感的思想融入到Tiki-Taka中,拿球以后通过不断控球、短传,将限制对手推进作为防守的基础,瓜迪奥拉麾下的巴萨一度让欧洲豪门闻风丧胆,2008至2012年间的西班牙国家队也因此获益而横扫了欧洲杯及世界杯三届国际大赛。

在西班牙完成了“大满贯”的瓜迪奥拉来到拜仁慕尼黑,寻求挑战。德甲球员讲究身体质素与西甲球员的技术流有着太多的不同,他们擅长纵向冲击、强调中场球员的技术与身体结合,这些足球方面“文化冲突”让瓜迪奥拉很不适应。处子赛季仅能完成德甲卫冕的目标,瓜迪奥拉急需在战术和阵容上进行改革。

总结了经验的瓜迪奥拉对“4号位”进行重点引援,哈维·阿隆索的加盟补充了在后腰位置的缺失。 除此以外,将极端化的高位逼抢战术回收,转而在中场区域进行围抢,阵型的整体后移也腾出了大量的冲刺空间,增加了中后场球员的长传频率,德甲球员的冲击力得到完美的展现。但欧冠接连被淘汰,阵容难以突破瓶颈,让瓜迪奥拉始终未能带领德甲巨人更进一步。

空降英伦,瓜迪奥拉在英超处子赛季初段的连胜没有让英超群雄害怕,反而被英超豪强看准了伤病与状态下滑的“最佳时机”,对曼城的后防进行正面的冲击,英超球队擅长简单直接的高空球冲击与中场对抗,一度让曼城的中场束手无策。在部分场次的比赛,瓜迪奥拉甚至出现放弃控球,将阵型后撤,用低位防守来抵挡对方攻击。

对三中卫的大胆尝试,让瓜迪奥拉快速适应了英伦半岛的战术革命,通过对“4号位”球员的灵活运用,更加使其三中卫战术别树一帜。以德布劳内、大卫·席尔瓦(或贝尔纳多·席尔瓦)为双核,驱动阵型的流转,减轻了阿圭罗在持球方面的负担,提升了热苏斯(或斯特林)与中场的联系,双前锋战术(以及目前的两名逆足内切型边锋+伪9号)成为了曼城进攻端威胁性大幅提升的重要原因。

在中前场的大幅度跑动,从后场到前场对于空间的广泛运用,瓜迪奥拉用一种全新的思维将英伦足球的传统与现代化进行结合,斯通斯及拉波尔特在后场向高位前压,成为改革进攻体系的关键环节,大卫·席尔瓦、德布劳内以及贝尔纳多·席尔瓦极高的足球智商更让中轴线的进攻变得近乎完美。

瓜迪奥拉对英伦足球思维革新的另一项重要突破是边后卫的全新应用。基于球队对于传控的熟练掌握,球队阵型必然压上高位,当“4号位”球员回撤与两名中卫形成三人后场时,两名边后卫就会占据着“4号位”左右两侧的空间,以防止对方抢断皮球后冲击边路空挡打快速反击。

而当曼城的进攻来到边路高位的时候,强侧的边后卫球员则会压上参与进攻,给予队友传球选择,弱侧的边卫则会留在“4号位”球员身旁,随时应对对方反击进行补位。

在瓜迪奥拉的体系中,边后卫已不再是纯边路防守球员,而是集边路助攻、中场控球及边路回防于一体的多功能选手。

前场设置的“双核”由于在进攻的时候位置靠前,在这样的应对反击状态下,他们的回防会稍稍滞后。当大部分球队都想尽办法摆大巴力阻曼城进攻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主帅发现,原来反其道而行会有更好的效果。“双核”是进攻力最强的部位,其身后留下的防守空缺则需要边后卫的补位,这正是曼城防守最薄弱的位置,直接攻击曼城防守最弱的位置,就是对曼城最好的防守。

虽然瓜迪奥拉设置了弱侧边卫留守在后腰球员的身边,但在近一两个赛季由于费尔南迪尼奥的年老以及左后卫的频繁受伤轮换,京多安非纯后腰出身,且左后卫球员不稳定的上场时间,导致后腰与左后卫的防守配合默契不足,曼城左侧的边路防守锐利度下降。而他们的对手也常常针对他们该位置进行反击。

基于球员时代游历了西班牙、意大利、中东、墨西哥等多国联赛以及曾在多个顶级联赛班霸球队的执教经历,瓜迪奥拉积累下的战术经验使他蕴含着丰厚的足球底蕴。11年前与穆里尼奥在竞争中引领了足球思维的改革,11年后在克洛普等战术改革先锋中,依然能看到瓜迪奥拉。瓜迪奥拉一直在突破自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