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爆冷出局纳帅又被上了一课

纳格尔斯曼太嫩了,将欧冠当作德甲打,一场完全不需要在90分钟内结束的比赛,被他最后时刻的冒险调整导致拜仁“猝死”。欧冠1/4决赛次回合主场1比1战平比利亚雷亚尔之后,拜仁两回合总比分1比2被淘汰出局。虽然赛季尚未结束,但其实已经可以为纳格尔斯曼做总结了:联赛表现尚可,欧冠表现不及格。

首回合两队的交锋,拜仁虽只是0比1输球,却是一场在战术层面上的完败。次回合为了遏制对手的反击,纳格尔斯曼摆出了3241阵形,帕瓦尔、于帕梅卡诺和卢卡斯·埃尔南德斯组成三中卫,基米希和戈雷茨卡搭档双后腰,科芒出任左翼卫,萨内居右,穆西亚拉与穆勒隐藏在莱万多夫斯基身后寻找机会。

拜仁最为犀利的两个边路,被“黄潜”牢牢地遏制住,拜仁上半场尝试了20次传中,但精准度远远不够,真正有威胁的射门,只有穆西亚拉中路包抄到位的一次头球攻门。被寄予厚望的莱万上半场只有14次触球,没有射门,倒是在比赛中两次蹬踏对手,其中有一次得到了黄牌。

不过就是上半场几乎拿不到球的莱万,下半场为拜仁取得了领先:第52分钟,他接穆勒的直塞转身低射破门,这是他本赛季欧冠的第13粒入球。正如马特乌斯赛前预测的那样,他相信近来的转会传闻并不会影响莱万的状态。拜仁董事会主席卡恩在赛前接受采访时,也明确否决了莱万转会的可能性,“我们不会疯狂地去讨论莱万的转会,他每个赛季都为我们打进30-40球,我们肯定会让他再多呆一个赛季。究竟是谁在这里编造了这样一个弥天大谎?”

总比分扳平1比1之后,拜仁完全掌控了局面,一直到比赛82分钟,拜仁才做出了第一次调整,格纳布里替下了穆西亚拉。此后纳格尔斯曼又用阿方索·戴维斯替下了卢卡斯·埃尔南德斯,但这次调整却出现了意外,刚刚上场的戴维斯显然还没适应比赛节奏,他上场仅仅1分钟后,比利亚雷亚尔打出快速反击,赫拉德·莫雷诺左路突破后横传,丘克乌埃泽第一时间门前包抄推射破门,防守他的戴维斯明显慢了半拍。

从防守细节来看,这的确是戴维斯防守上的错误:当帕瓦尔和于帕梅卡诺前压造越位时,戴维斯明显没意识到这点而拖在了后边,导致造越位失败。但从战术角度来看,纳格尔斯曼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拜仁已经控制了场上局面,耐心打完90分钟和对手打加时赢面很大,纳格尔斯曼完全没必要换上一个不会打中卫的戴维斯去搏命,但他似乎完全不想与对手打加时,希望在90分钟内终结比赛。

可他忘了,欧冠不是德甲,拜仁完全没必要在90分钟内终结对手。或许在加时再调整卢卡斯才是正确的选择,在亚马逊担任评球嘉宾的拜仁旧将马里奥·戈麦斯就表示:“纳格尔斯曼的换人成了这场比赛的胜负手——戴维斯显然完全没有三中卫体系中的位置感,给了丘克乌埃泽打门的空间。我不能理解的是,拜仁完全没必要在比赛的最后时刻用这种风险非常大的打法。”

尽管纳格尔斯曼赛后强调,他是被迫换下卢卡斯·埃尔南德斯,因为法国人受伤了,但不可否认,这次调整最终葬送了拜仁晋级的前景。其实上一场比赛纳格尔斯曼就犯过同样的错误,在比分落后的情况下与黄潜搏命,整条后防线几乎被对手打穿,只是由于黄潜射术不佳,拜仁才有在次回合与对手叫板的资格,说黄潜是两回合表现更好的球队并不为过。

马特乌斯赛前的预测很准,拜仁缺少稳定性,基米希有他本人的问题,戴维斯和戈雷茨卡都不在最佳状态,聚勒又无法出战,俱乐部方面有很多问题,这自然会对竞技层面产生很多影响。这已经不是几个月前的那支拜仁了,这些问题放在德甲没太大问题,但在欧冠赛场上,95%的可能会被淘汰。文章现在还在天空台老马的专栏里,纳格尔斯曼应该去拜读下。

根本的原因还是防守,《踢球者》指出,阿拉巴的离开,给拜仁的防守留下了很大的麻烦,卢卡斯事实上是一名有侵略性的防守球员,但他需要一个身边的领导者,于帕梅卡诺目前做不到这点,聚勒也不是那种类型的球员,而在欧冠被淘汰后,聚勒缺阵的遗憾被无限扩大。直到出局,纳格尔斯曼也没搞明白球队该打三后卫还是四后卫,主力中后卫的组合究竟应该是聚勒和于帕梅卡诺,还是卢卡斯和聚勒或者其他,他不明白,球员就更不明白了。

至于拜仁一直仰仗的攻击力,在进入2022年之后已经有了下降的趋势。欧冠主场7比1击败萨尔茨堡红牛掩盖了问题,或者德甲数据更有说服力,上半程17轮拜仁进56球丢16球,下半程打了12轮,拜仁得失球为30比13,联赛下半程得分还不如莱比锡RB。于是在最需要展示攻击力的一场比赛中,拜仁全场24次射门,收获了一场平局,黄潜全场唯一一次射正就取得了进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